一支好玩的全能微距镜头 奥之心OM 90mm f35

Estimated read time 2 min read

太长不看版:

在以前,常规微距镜头放大率不足,显微镜头又只能拍显微,极个别放大倍率覆盖1x~5x左右的镜头,却统统不支持自动对焦也不支持防抖,小光圈下的成像素质更是普遍拉胯——虽说“微距无弱旅”,但总是存在的上述美中不足,早就困扰和瓶颈着任何一位微距/生态/自然摄影师久矣。

现在有一只镜头,叫OM 90mm f3.5,一镜就解决了上述所有不足。在初步的试用后,我甚至愿意用“全能”这个具有浮夸气的词来赞美。

在此分享给同行/同好:以后如果想拍摄一只蝴蝶的远景糖水图(无限远合焦)、近景特写图(微距)、花纹超特写(超微距)、鳞片细节超超特写(显微),再也不用携带多只镜头分别解决,也再不用担心小光圈下画质不好,还能全程都自动对焦,还防抖。无论是蚂蚁那么小的,还是螳螂那么大的,你都可以从远景构图到爆框特写一镜解决,能在较远距离就把微小物体拍得贼大,这对于闪光灯+柔光罩这类布光策略也是异常友好的。

在我用过的几十只微距镜头里,这是最不可思议的一支神镜。

完整版:

初次拿到OM 90mm f3.5是在北方的隆冬,室外无任何活物,于是便寻了些静物来试拍。试拍的最初印象,有两点最深刻:镜头成像非常锐,且自动对焦在傍晚室内的昏暗光线下也工作。

有一些司空见惯的东西,当使用微距视角来观察时,会变得妙趣横生。蜡烛就是这类可用镜头语言使之“化平凡为超凡”的代表。

*除特殊说明者外,本文配图均使用奥之心OM-1机身拍摄。

ISO100, f16, 1/250s; with FL-900R

ISO400, f11, 1/500s; with FL-900R

蜡烛燃烧会让石蜡变成二氧化碳和水,而当火焰被吹灭的一瞬,燃烧虽然停止,但依然高温的烛芯,会让石蜡直接汽化,汽化的石蜡分子只消稍微飘远,就会因温度骤降而重新凝华成固体——非常非常微小的石蜡分子凝粒。

当你肉眼只看到蜡烛熄灭的一缕青烟时,要记住,这烟其实是无数肉眼看不见的小颗粒组成的。而因为颗粒非常小,当光照时,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——初中物理知识“微小物体会引起光的衍射”,而衍射的一种常见结果是——产生“光的干涉条纹”。

ISO200, f13, 1/500s; with FL-900R

ISO200, f13, 1/500s; with FL-900R

肥皂泡也好,汽油渍也好,蜡烛熄灭瞬间的彩烟,原理与之相同,都是光的七彩干涉条纹,现象的名词叫做“虹彩”。而世界上没有两次相同的蜡烛虹彩,每次吹灭蜡烛的气流的微小差异,都塑造了完全不同的虹彩景观。这让我连拍得非常上瘾。

而在优秀的微距镜头的捕捉下,这些蜡烛美景的细节被记录得淋漓尽致——无论色彩,还是创造色彩的源泉——微观颗粒。

细心的朋友会注意到,本文配图有许多用到了f11~16这样的小光圈,竟然画质极佳,这令我十分惊喜,如久旱逢甘霖。为了验证这个判断,我又拍摄了更多图片。

ISO200, f13, 1/500s; with FL-900R

ISO400, f10, 1/100s; with FL-900R; 15 Pics Depth Extension

这是奶油草莓的种子。草莓籽比芝麻小多了,普通微距镜头根本没法拍,但这只镜头可以原图就爆框,且细节惊人得优秀。

植物摄影师的福音。以前从没有一款镜头,能让植物学者/摄影师既拍摄植物的整体景观、群落景观,又拍摄小如微沙的某些种子和植株细节。现在,OM90mm f3.5让我轻松能做到这样一镜通吃。其便捷性不言而喻。

ISO100, f8, 1/100s; with FL-900R; 15 Pics Depth Extension

Papaver orientale的种子

ISO500, f11, 1/500s; with MC-20, FL-900R; 15 Pics Depth Extension

Portulaca grandiflora(大花马齿苋)的种子

ISO500, f13, 1/5s; with MC-20, FL-900R; 15 Pics Depth Extension

Rehmannia glutinosa(地黄)的种子

上面的图片包含了人们熟知的植物的种子,由于太微小,可能从未引起普通人的注意。最小的是大花马齿苋(俗称死不了)的种子,还不到1mm,比蚂蚁小太多了。在二倍镜的加持下,镜头的放大率到达了8x,虽然达不到真正显微镜的领域,但拍摄效果依然相当微观了。

ISO100, f5, 1/124s; with FL-900R

Rehmannia glutinosa(地黄)的种子,和针眼比大小

↑而因补肾入药而知名的地黄种子,稍大,但其实也远小于小号绣花针的针眼。所以,您想想,这支镜头有多nb吧!

说到针眼,我就用这支镜头的最大放大率拍了一下针眼,和同样以微小闻名世界的圆珠笔珠,其在原图上的大小,请看下图:

ISO320, f14, 1/100s; with MC-20, FL-900R

ISO400, f14, 1/100s; with MC-20, FL-900R; 15 Pics Depth Extension

从拍摄难度、镜头的稀有程度两方面来说,常规微距(放大倍率在1x以内)不及超微距(1x~6x),超微距又远不及显微摄影(6x以上,一般可达40x甚至100x)。超过6x的放大拍摄,都算显微摄影领域,因此奥之心这只90微的最高8x放大率已经踏入了显微的门槛。

能拍显微,那好处可太多了。一旦扣进显微世界的大门,乐趣是无穷的。有些微观物体极其精美,但没有合适的镜头你就是拍不了,雪花就是这种“一见误终身”的美妙事物之一。

初次拿到这镜头不久,2月18号,北京下了一场雪。我就用这只90微拍摄了一组北京的雪花之显微摄影。图片拼版中,雪花的大小不一,大的有4mm,小的远远小于芝麻粒。有些肉眼根本看不清形状的雪花,这镜头也能拍的极佳。

而且,这镜头相比以往我用过的一切超微距/显微镜头,有个极好的优点:即使拍摄极高光比的画面,其高光位置和虚实交界处,几乎没有紫边。这解决了以前拍摄此类图片的一个头疼问题,大大提升了画质。我拍过好多次雪花,也用过许多久负盛名的镜头,但这次是成像最好的一次。

Iphone拍摄

ISO320, f13, 1/250s; with MC-20, FL-900R

Iphone拍摄

时隔1个多月,寒冬退去,冰雪消融,但野外终于复苏了生机。

4月,我再次试用OM 90mm f3.5,拍摄了一些生态影像。这一天的拍摄从微小蚂蚁的特写到远射蜻蜓,拍的不亦乐乎。一镜走天下再次带来创作的高效率,我甚至用这镜头拍到几种鸟的高清影像,我自己都觉得“这镜头,太能打,能打得离谱”。

ISO320, f14, 1/250s; with FL-900R

ISO640, f11, 1/100s; with MC-20, FL-900R

Dolichoderus pilosus(毛臭蚁)

这蚂蚁的正脸,宽度仅仅0.5mm,尺子上最小刻度的一半。从局部特写,到整体照,到远景、环境照,一镜都能拍。由于镜头前端距离拍摄对象较远,布光非常容易,允许大型柔光罩前置,并且无论拍大拍小时,都不用调节布光系统的位置。这对于拍摄微距昆虫的便利性,每一个行家都能懂。

相比于以前用过的一些20mm、25mm、38mm、60mm、65mm的超微距镜头来说,这支OM 90mm f3.5在同等放大倍率下,距离拍摄物体始终比其他镜头远得多,布光空间变得游刃有余;拍摄距离远,还不容易惊跑动物。

Junonia orithya(翠蓝眼蛱蝶),不同距离下的拍摄效果,特写图为高分辨率模式。

在花丛中可以等待蝴蝶等昆虫,当没有昆虫时,这支镜头拍花也是一把好手。

比如常见的蒲公英和早开堇菜,我选择用超微距表现蒲公英花蕊与种子的细节,而用这支镜头等效180mm的长焦优势,在最大光圈下拍摄极为杂乱草丛中的紫色花朵,获得了适度的虚化。

90微拍花时的虚化是适宜的,它保留一定的环境元素和故事感,能够交代物种的生境。如果有人喜欢更加虚无的虚化效果,可以选用1.2、1.4系列甚至0.95系列的超大光圈镜头,但它们的放大倍率均十分低微。

ISO200, f3.5, 1/320s

Viola prionantha(早开堇菜)

ISO500, f10, 1/160s

Taraxacum mongolicum(蒲公英)的柱头,略剪裁

ISO800, f10, 1/200s

Taraxacum mongolicum(蒲公英)的柱头,略剪裁

ISO640, f9, 1/200s

Taraxacum mongolicum(蒲公英)的种子冠毛

这组照片均手持、自然光拍摄,舍弃了闪光的的原因,一来是获得更为自然的画面,二来是测试这支镜头不使用闪光灯的可用性。后面我又拍摄了一些昆虫,包括极微特写的昆虫,均为手持、自然光(包括很阴天时的弱光)拍摄。

结论是“非常可用”。防抖明显有用,且自动对焦在白天非常给力。适当提升感光度,令不使用闪光的拍摄也有非常高的成功率和愉快的体验。

ISO320, f3.5, 1/200s

Ischnura asiatica(东亚异痣蟌)

ISO2500, f14, 1/200s

Ischnura elagans(长叶异痣蟌)

异痣蟌是早春常见的小型蜻蜓,俗称豆娘之属,常规微距镜头拍其整体照有余,而拍正脸大特写不堪用。但OM 90mm f3.5应付这种放大倍率的剧变非常轻松。当天沙尘,清晰可见昆虫面部的大量微型沙粒。

通过上面大量的测试,我十分确信这支镜头在f11~16的小光圈下成像很好,无论是分辨率还是色散。这是我最欣赏也最需要的微距镜头的理想素质,而绝大多数微距镜头根本做不到。

小光圈拍摄,是绝大多数微距镜头的禁区。在以画质优秀为条件的前提下,能用到f11的微距镜头已是凤毛麟角,能缩到f13~14依然画质极佳的镜头,在我以前用过的几十款微距镜头里,只有1款可以满足。而这只镜头是第二只,它在f16时的成像都能令我满意。

ISO400, f3.5, 1/160s

在这一天的拍摄中,我在高倍率和远景、小光圈到大光圈间频繁切换,一镜“全能”拍微距,真是美滋滋,爽得很。

90微(等效180mm)在同等光圈下,具有比微距镜头更好的背景虚化,这对于在杂乱环境中剥离主体、获得“干净”的画面,很重要。

ISO640, f4, 1/200s

Ischnura elagans(长叶异痣蟌)

在面对一群蜻蜓错落有致地排排队这种场景时,我略缩光圈为f4,找好最佳焦平面,就获得了“蜻蜓们基本全部清晰,背景虚化也还不错”的理想画面,这是同门的60微、30微所做不到的。

在拍摄中,我还偶遇了一些小鸟落在近处的临时良机,相比于微距镜头,90微(等效180mm)可硬充一个小长焦来应急。拍到,永远比为了换镜头而错失良机没拍到,要成功。

ISO250, f4.5, 1/200s

Pica pica(喜鹊)

ISO640, f3.5, 1/800s

Anas platyrhynchos(绿头鸭)

ISO500, f3.5, 1/800s

Sibirionetta formosa(花脸鸭)

无论是喜鹊正好落在花满的枝头,还是鸭子们偶然地游得比较靠岸,总之这些都是原图,毫无剪裁。您可以品品这画质。

在我以往的经历中,凡是能拍特别微观、放大率很高的镜头,拍远景都画质极其的不堪,许多镜头根本不能合焦远景;而如果拍远景画质极佳的,无一例外,都不能进行超微距和显微拍摄。这支镜头则成了这种例外,最近最远,画质都杠杠的,我觉得真的挺神的,赞这个光学设计。

我还得到了一个与长焦镜头pk的机会,是一只花脸鸭,它时近时远,远的时候我用广受好评的OM 300mm f4.0 Pro加上1.4x增倍镜拍摄,等效840mm;最近的时候我用90微拍摄,二者占画面比例几乎一样。然后,将二者所拍图像均进行100%局部裁剪来pk。

如下:

我认为二者锐度都极高,90微拍的甚至更胜筹。但考虑到340长焦加了1.4x增距镜,北京又有雾霾,因此,二者的真实分辨率,大概是伯仲之间。

有了这种成像素质的保障,相信在拍摄一些更远距离的鸟类或花(比如长在高树或崖壁上,无法接近)时,靠拍摄完了再剪裁也能获得有效的影像记录,这对于我的同行——自然爱好者、科研工作者和不便携带辎重(而没有长焦镜头)的摄影师群体,都是一种退而求其次的保底策略,相当实用。

这种“临时担当打鸟镜头”的实用性,最精彩的表现,出现在我试用当天结束拍摄正在收包时。彼时,我相机已耗光电量,也没带着长焦。但是没想到,在天已擦黑准备回家的一瞬,一只猫头鹰咕咕叫着落在我面前的树上,体型虽小,但距离只有三四米,目视都极为清楚。

这时我的心情是相当卧槽的。卧槽于我曾有过好几次寻找这种猫头鹰的尝试,但均因树太高、树太密等原因无功而返(即使用超长焦拍出来,也小得没法看),今天没打算找它,竟然自己送上门来,但我又没带长焦,相机还没电。

但这只猫头鹰真的好有缘,罕见地也不怕人也不逃跑,就在我面前一直咕咕咕地叫,表演各种行为。我急了,这马上就天黑了,临时喊朋友来送镜头也来不及呀。死马当活马医,我用上了野外紧急处理低温下电池冻没电的策略,把电池卸下来使劲搓,让它起热,寄希望于能搓出那么一丢丢电量。结果还真成功开机,只不过刚对上焦拍了一张就再次没电,且再也搓不出任何电量了——由于很多相机是拍摄保存过程中断电直接照片消失,所以我一度以为没有拍到。没想到回家充上电发现幸运地拍到了。

当时很焦急,手抖得不行,暗光下即使用了最大光圈,也只有1/30s的快门速度,但居然还很清晰,这里足见防抖的用处。大概剪裁50%,这么一次临时xjb按的图,竟然还可以当作猫猫标准照来使用,我感到千恩万谢。

ISO640, f3.5, 1/30s

Otus sunia(红角鸮)

综上,以相当有限的试用经历而言,我认为OM 90mm f3.5具有以下优点:常规微距、超微距、显微一镜拍,乃至无限远合焦,全都高画质,甚至具有极为稀有的“小光圈下依然高画质”属性;在显微级放大且暗光拍摄时依然能自动对焦;7档防抖;轻便易携;镜前距离远,利好大型柔光罩。

上述优点,几乎是微距镜头的理想画面,这种理想以前从未被实现过,我也从未敢奢望过“一支微距镜头能集结上述性能”。而这只新90微问世后,它可以让我仅凭一镜,就超越以前三四个镜头加起来干的活的多样性和干活效率。它是史上第一只做到如此“全能”的镜头。

我用过近现代绝大部分的微距镜头,包括一些冷门品牌及特种微距镜头——“微距无弱旅”,有许多微距镜头的某些方面值得赞美,但OM 90mm f3.5将挤掉我用过的几十款微距镜头,成为我的首选微距镜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追记:

正经作品前置、low逼的俗的评测风格图放最后,是我的个人风格。

说了这么多,对于非资深摄影者而言,可能还是很难直观理解微距、超微距、显微到底分别能拍多大。那么附送一张RMB极俗评测套路图:您可以看到这支微距头裸镜情况下的最大放大倍率,就是RMB上一只眼睛就爆框,而在高分辨率模式下拍摄的剪裁后一只眼珠里的高光点,都可以在4k电视上放满屏观看,或进行广告级别的印刷。

这就是放大拍东西的爽点啊。

奥之心精密光学即将参加此次在2023年5月12-15日北京展览馆举办的第二十四届China PE,为广大影友带来优质的产品和服务,不仅带来了旗下多款摄影器材参与展出,设置了互动体验区、现场销售、相机镜头免费清洁等区域为你提供第一手的服务,还准备了丰富的讲座体验活动。

2023年5月12 日至 5月15日,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35号北京展览馆,奥之心精密光学在12号馆 T1206号展台期待您的到来。

活动讲座日程表

 

展会信息

开展时间:2023年5月12-15日

展会地点: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35号北京展览馆

展台台位置:北京展览馆12号馆 T1206号奥之心精密光学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